嘟嘟貼圖區

關於部落格
嘟嘟貼圖區
  • 5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圖文:武漢民間小升初聯考引爭議

楚天金報訊 圖為:3500餘名小學生在30多處校外機構參加了“聯考”(圖片由學生家長提供)   本報記者金育   “前200名的都是‘牛娃’呀,厲害!”“不考不知道,一考差距就出來了,得抓緊了。”……這兩天,江城不少小學畢業生家長在關註一項賽事的發榜——小學畢業年級十月摸底聯考。200強的名單廣為傳播,入圍的驚喜不已,沒能躋進的沮喪不堪。   “小升初”不是不讓考試嗎,哪來的“十月摸底聯考”?通過調查記者得知:“聯考”為民間機構組織,學生自願報名免費參加,最終有3500餘名來自武漢三鎮的小學生於10月6日參加了語、數、英三科的測試。更令人吃驚的是,這次“聯考”最初的策劃、組織者為一群孩子面臨“小升初”的家長。   【發起】   心急家長“想摸孩子的底”   “孩子面臨‘小升初’,當家長的著急啊,孩子的成績在全市是個怎樣的水平,大家都不清楚,我們就設想組織一次考試,摸摸孩子們的底。”幾經周折,記者找到了“聯考”策劃者之一、網名“黑帽子”的家長。   “黑帽子”的孩子就讀於武漢小學,她現在一家企業做管理。參與策劃“聯考”的家長有20人,她只是其中之一。   這事兒要追溯到今年7月底,眾人矚目的江城民辦初中擇校塵埃落定,新一批孩子晉級小學畢業年級,新組建的“小升初”家長群便熱鬧起來。心急的家長不淡定了,“小升初”的話題在屏幕上翻滾著。這些家長多為江城知名小學學生家長,他們都希望孩子來年擇校進入民辦初中,孩子的綜合實力是他們不得不正視的話題。   “現在武漢沒有全市畢業統考,孩子平時參加的學科考試多是學校命題,可比性較差;校外機構舉行的賽事不少,但多是單科賽事,無法全面瞭解孩子的情況。我們希望更多地瞭解孩子。”在一個500人的“小升初”超級家長群里,“黑帽子”此言一齣,即引發了家長們的共鳴。   “黑帽子”說,群中最為活躍的有20個家長,這其中有公務員、教師、企事業管理人員,他們有著共性:孩子就讀於江城知名小學,都有擇校的打算。於是,他們便達成一致,促成“聯考”,讓孩子來年擇校有個具體參照,甚至多塊“敲門磚”。   在眾多家長的鼓勵下,“黑帽子”們行動起來了,他們決定將江城的小學生組織起來,一同參加語、數、英三科的測試,併進行排名。   【組織】   民間網站培訓機構“接單”   幾次當面碰頭後,家長們決定找民間培訓機構承接“聯考”。8月中旬,他們找到武漢市的一家教育網站商討此事,希望對方承接賽事,但不得收取任何費用。   一場大型的考試自然要產生成本,試卷命題費、印刷費、閱卷費以及考試人力費用誰來出?網友“崇仁小楊”是參與策劃組織的家長,從事產品營銷的他說服了機構,“數以萬計的家長們有這個需求,而網站和機構要的就是人氣,合作是雙贏的”。   沒太費周折,家長們游說成功。網站和幾家教育培訓機構同意無償組織“聯考”,時間就定在國慶長假期間。為了確保考試的水平,家長們動用自己的關係,找到幾名在知名初中任教的教師無償命題。   很快,“聯考”報名的消息通過網絡以及家長口口相傳,迅速擴散開來。因為不收取費用,在短短一周,報名人數就達到了5000餘人,遍佈江城中心城區各小學。   10月6日傍晚6時半至8時半,3500餘名小學畢業生在30多處校外機構參加了測試,一些心急的小學五年級學生也參加了考試。“黑帽子”介紹說,每個考點,都有熱心的家長參與巡考。   “有1000多人報了名但沒有參加考試,我們猜主要是國慶長假期間出游了。”“黑帽子”說,對於3500餘人的規模,參加組織的家長都沒有料到,“我們一方面覺得特有成就感,另一方面也覺得‘小升初’的壓力更大了”。   據介紹,語、數、英三科試卷以客觀題為主,學生們填塗答題卡。後期則通過閱卷公司進行機器掃描閱卷。“聯考”產生的1萬元成本費用,由網站承擔。   【爭議】   有家長稱“弄得人心惶惶”   “聯考”發榜後,有人歡喜有人憂。家長“非比尋常”很高興,她的孩子就讀於首義小學,這次挺進了200強,“孩子想上好初中,心裡一直挺忐忑的,現在信心一下子提起來了,我覺得這個‘聯考’很是時候。”   “茉莉清揚”也是“聯考”的策劃組織者,她的孩子就讀青山區吉林街小學,這次考試未能進入前200強。她顯得有些沮喪,“也好,看清楚孩子的實際情況,該緊張一下了。”為了這次“聯考”,她放棄了國慶出游,在家督著孩子複習。   民間“十月聯考”第一次人氣就這樣旺,與其說是家長們的力量大,不如說是因為“小升初”的競爭激烈。“聯考”自然也引來了多方爭議。   育才一小學生家長“樂樂媽”是支持方:“‘聯考’引來關註,說明家長們有這個需求,現在教育局的各種統考都取消了,孩子是什麼樣的水平,我們完全沒數。”她認為,“聯考”可以指導家長根據孩子的實際情況來有針對性地努力,為來年的“小升初”全力衝刺。   網絡上,一些家長甚至還要求下學期繼續舉辦“聯考”,及時跟蹤孩子的學習情況。   而反對質疑的家長也不少。華一寄宿初一學生家長雷女士很能理解家長的心思:“愛攀比,看到人家參加比賽,自己就一定要參加,每年三四月份小學生就到處趕考奧數,現在又來了‘聯考’,家長又要比著擂了。”她認為,此舉無疑會增加學生的負擔,儘管不收費!   也有家長心態複雜,在他們看來,這次“聯考”完全就是江城知名小學“牛娃”家長們的“自娛自樂”,甚至是一種“顯擺”,弄得人心惶惶,不理也罷。   【回應】   教育部門及學校均不認可   採訪中,小學畢業年級教師多半不支持參加民間組織的賽事,因為它會讓一個班的凝聚力渙散,學生們陷入惡性競爭。   隨著就近對口入學、“減負”政策的進一步落實,小學取消了全市畢業統考。近年來,武漢市教育局也一再減少官方性質的學科賽事,到2014年,該市義務段學科競賽全部取消。   “小升初聯考”雖然是家長自發行為,但武漢市教科院專家表示,這樣的考試不合適,“這與現行的減壓、減負政策相悖,在加劇‘小升初’競爭,家長焦慮,孩子也會感到壓力巨大。”   近年來,教育行政部門禁令不斷,但民間性質的學科競賽卻風起雲涌,乘著“小升初”擇校熱大勢推行,江城小學階段的民間學科賽事就有近20種。   武漢市教科院有關專家認為,“民間賽事熱”的根源是“擇校熱”,而擇校熱的原因是教育資源的不均衡。“在教育資源失衡的前提下,如果找不到代替學科競賽的選拔方式,就難以從根本上消除民間學科賽事熱。”   記者瞭解到,“十月聯考”還向考得不錯的學生們發放一、二、三等獎的獎證。不少家長們希望“聯考”的獎證,能夠為民辦初中自主招生認可:“說是不讓考,但是成績好、會學習的伢,哪個學校不想要呢?”   對此,民辦初中武珞路中學、華一寄宿學校均表示,他們的自主招生還是以面試為主,參考學生的平時作業、綜合素質評價以及特長,不會參考學科考試、競賽的成績和獎證。對於“聯考”成績,“更是不可能參考”。   採訪中,對於民間性質的賽事,省教育廳有關負責人表示“難以監管”,只要它沒有違規,沒有干預到學校的正常教學,就無法干預。   不過,該負責人表示,今年我省出台的“小升初”新政明確:初中新生實行免試就近入學;熱門初中實行多校劃片,若報名人數超過計劃數,以搖號方式確定招收學生;嚴禁任何招生考試行為。該負責人還強調,我省“小升初”嚴禁組織學科知識和能力方面的招生考試,嚴禁委托或變相委托第三方組織學科知識和能力方面的招生考試,嚴禁將奧賽成績或其他學科競賽成績作為招生錄取依據。   對於熱門初中、民辦初中的招生行為,教育廳行政部門也將嚴格監管,杜絕違規考試招生行為。   (原標題:圖文:武漢民間小升初聯考引爭議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